推荐资讯

这里的机关如此的复杂说不定咱们下次过来的时候这面墙就会是另外

发布时间:2018-09-08 10:42 浏览:
一起,此起彼伏的惨叫了起来。
 
    幸亏这些弩箭的数量有限,所谓的危险,也只不过是发射的时候的速度快点罢了。
 
    在冒出了一阵烟尘的工夫,这一波的箭枝儿……就发射完毕了。
 
    只是,这时候的大厅里边,可就不太好看了。
 
    那原本干净整洁的石板之上,横七扭八的斜插着不少的弩箭。
 
    再看看被箭弩波及到的范围内,那些可怜的笼中人更是无一幸免的……都被插了几箭。
 
    在这其中,反倒是距离发射口最近的大伟反倒是受伤最轻,因他手中拿了把可以暂时抵挡箭弩的铁锤,所处的位置又是可以腾挪辗转移动的开的空旷地方,就算有零星的一两支箭避之不及了,他也能将伤害给减少到最低。
 
    但是,那些被封在笼子中的人可就是真的凄惨了。
 
    他们一个个的,恨不得都贴在笼子的边儿上了,那身上还是无助的插了多支箭枝儿。
 
    更有那倒霉的小六子,他不但在屁股上插了一根儿,就连前面……也没有幸免。
 
    这位最倒霉的孩子,两只手都不知道要先护住哪里好了,他是前后都疼啊。
 
    “卫爷,现在怎么办?”
 
    见到危险解除,那击打的锤音不再响起之后,大伟就捂着他略带擦伤的手臂,拎着锤子就跑回到了卫爷的面前。
 
    而此时,被身后的跟班给从地上搀扶起来的卫爷,脸上的表情却十分的不美妙,他将眼神缓缓的放在了大伟那条因为用力过度而微微颤抖的臂膀上许久,之后才将眼神又转向了与悬挂着铁锤相对着的那一侧的墙面上。
 
    “此路不通,能用你手中的锤跟上节奏之人,最少也要是一位善用锤法的练家子。”
 
    “而这种节奏的敲击,没有个十年八年的练习是达不到这音律中的水准的。”
 
    “这应该是死门,我们换一条路再尝试一次。”
 
    “好的卫爷!”
 
    就算是受到了轻伤,这位大伟依然是忠心耿耿的将卫爷的命令给执行了下去。
 
    只不过,这一次卫爷体谅他受伤,并不曾点他出列,反倒是让身后的一个更加孔武有力的汉子,站到了新的墙面的底下。
 
    这一次,这面墙的墙边上,悬挂着的工具种类要比上一面的墙上多了许多。
 
    而这些让人看得眼花缭乱的工具和零件,就算就是这样的挂着,那也是自带几分寒闪闪,冷森森,颇有几分神兵利器的感觉。
 
    卫爷在看到了这面墙上的东西之后,就将眼睛给眯了起来,随后就朝着身侧正在简单的处理伤口的大伟吩咐道:“大伟,将你刚收的东西拿来给我细瞧一下。”
 
    “是,卫爷!”
 
    随着大伟将这把分量不轻的锤子递到卫爷的手中之后,这位见识颇多的卫爷的嘴角,就挑了起来。
 
    这把锤,应该是颇有年头的东西了,就算是在现存的汉代出土文物之中,都算的上是闻所未闻的精品。
 
    卫爷摸索着铁锤上冰冷的温度,细瞧锤柄上精美的花纹,当他再次抬起头来时,看着最新的那一面墙上的更加精良的零件儿,他脸上的笑……则是藏都藏不住了。
 
    “妥了,就算这条路依然是死门,只要强子将上边的东西能拿下来一两样,那咱们这一次就不算是入了空门了。”
 
    这句话说完,一下子就安抚住了卫爷身后的三个人,因为大伟的受伤而短暂的升起来的恐惧,一下子就被正在眼前的利益给淹没了。
 
    “卫爷说得对,只不过这一条路又该怎么走?”
 
    强子的询问声还未落下,卫爷的眼睛就瞧上那一面更加复杂的墙面。
 
    这面墙正当中有一幅图,图中明明白白的描绘出了挂在这一排架子上的器物的模样。
 
    而随着这些器物依照图样上的方法逐一组装完毕了之后,竟是构成了一方有山有水的如同机关盒一般的假山盆栽。
 
 826 第十七世界的回放(五)
 
    看最后一个全景完成图中的描述,若是依照图纸成功的组装之后,那构绘而成的机关山水中……风车竟是能无风而动,铁树竟是能迎风招展,桥上小人竟是能无足自行,一切的一切都像是看志怪小说一般的神奇。
 
    “难道说???”
 
    卫爷的话还没有说出来,那个壮汉强子的一只脚却已经踏入到了壁画的范围之内,随后立马就触发了那一面墙内所镶嵌着的机关。
 
    这个感应到了来人的墙壁,一下子就将这些零件依次的推离了它们原本镶嵌着的地方,在平行前推了足有半米的距离,正好抵达到了那名名为强子的人的跟前之后,才缓缓的停了下来。
 
    再然后,又是一声短而急促的声音响了起来,像是铃铛又像是钟鼓,但是场内所有的人在听到了这一声响之后,都能明白的辨认出这一声音的作用。
 
    计时。
 
    还是倒计时。
 
    场内的卫爷青筋瞬间暴起,这里的机关简直就是防不胜防,但是听了他的命令,走到了场地之内的强子,却没有半分后退的可能了,卫爷只得朝着这位只有体格没啥脑子的手下,下达了赶紧组装的命令。
 
    而这位哥们也真的无愧于他的名字,拥有着强壮的身体以及……与其相反的脑子。
 
    他那粗壮的手指,在对上了无数个精巧的零件的时候,就像是烧火棍捅螺丝一般的无助。
 
    而他那只管用来看老娘们的眼睛,现在也像是瞎了一般的……毫无用处。
 
    因为他看不懂,就算是卫爷在一旁用他那词汇量相对丰富的语言去引导他操作,那老牛拉破车一般的速度,依然是急的旁观的人是抓耳挠腮。
 
    而那些被关在笼子中的五人组,在看到了强子的表现之后,就已经放弃了无谓的抵抗,他们齐刷刷的在笼子中如同活宝一般的……唱起了小白菜系列的歌谣。
 
    随着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卫爷头上的汗已经冒了出来。
 
    依照强子这样的速度,明显在规定的时间内他是无法完成这个物件的组装的。
 
    那么,现在摆在卫爷的面前就只有两条路了。
 
    一是让强子将这些零碎搂住了就往回跑,祈祷这其中的机关不太厉害,能让强子抱着零件全身而退。
 
    等到回头他再让人将这条路上的壁画拓印下来,等到出了这个墓穴之后再慢慢的组装。
 
    那时候,光凭借着这一机关山水,就可以让他卫爷赚他个盆满钵满,提前退休了。
 
    第二一个吗,就是让自己身后最心灵手巧的猴儿上去帮忙,看他在自己一侧抓耳挠腮的那个兴奋劲儿,就好像是制锁公司又出了什么难以攻克的新产品一般的,让他那迎难之上的怪毛病又犯了。
 
    想到这里的卫爷,就将自己的想法给说了出来,然后……自家的团队就自动的分成了两派。
 
    “不行,贸然让猴子上去太危险了,若是提前触发了机关,还不知道会遇到什么呢。”
 
    “我选二,这可是我的强项!”
 
    大伟和猴子产生了分歧,而这位机灵的猴子却是在瞪了大伟一眼之后,又开始劝说起了能够做主的卫爷。
 
    “卫爷,我说这话也不是无的放矢啊,你想啊,就强子那个笨样,你让他把零件都抱回来,他铁定能给你漏下一两个。”
 
    “刚才的那个机关山水我也看了,但凡是缺了一块,就是无法运转起来的死疙瘩了。”
 
    “到时候咱们废了老大的劲儿,弄了一个啥都不能干的东西出来,这出手的价钱,就能落下个百倍。”
 
    “做咱们这个营生的人,求的是什么?横财!”
 
    “既然是做了这一行,就没有几个是怕死的啊。我可不想下洞一趟,到最后却只能望宝兴叹,灰溜溜的空手而归。”
 
    “更何况,这里的机关如此的复杂,说不定咱们下次过来的时候,这面墙就会是另外一副光景,那么一个稀世珍宝,可真就是在咱们的眼皮子底下生生的给溜走了。”
 
    “而我猴子可不想在百年之后,每每想到这里,就是捶胸顿足的追悔莫及。”
 
    “卫爷,你就让我上去试试呗,就算是不能协作,好歹我也能帮强子在后边拾掇露下的零件儿不是?”
 
    听完了这番话,就连大伟都不言语了。
 
    而留给大家的时间也确实是不多了,那卫爷也真是个有决断的,待到猴儿再次看向他的时候,他就对着这个自告奋勇的手下轻轻的点了一下头。
 
    “多谢卫爷!”
 
    猴子真不愧他机灵的名号,这卫爷的头还没点完呢,他人已经蹿了出去。
 
    要说这人机灵吧,想的就比旁人多一些,猴子也不是一味的蛮干,反倒是在接近强子的身边的时候,就放缓了步速,走一步退三步的将自己的胳膊率先伸了过去。
 
    “强子,你把那个带钩子的零件给我,对!你身后那根有凹槽的铁棒子也一并拿来。”
 
    他人距离强子还有三尺远呢,就只想着把那些零件先捞到安全的地方再说了。
 
    只可惜,这条路的关卡有那么的简单吗?
 
    并没有!
 
    正当猴子的手指头就要够到强子递过来的第一个零件的时候,那原本‘咔咔咔’的计时器,不知道是感应到了什么一般的……突然就加快了速率。
 
相关阅读